(三)

在病房里,我和妈妈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夏枫。

 

妈妈就走到病床前握着夏枫的手轻轻地说:“夏枫,你还好吗?”

 

夏枫就微笑着说:“阿…阿姨,我…我没…没事…不…不要担心…我。”

 

“傻孩子,怎么能不让我担心你啊?”妈妈红着眼眶抚摸着夏枫的脸说。

 

夏枫就看着妈妈后方的我说:“阿姨,我…能不…能跟春…闵讲…几句…句话吗?”

 

妈妈就直起腰擦掉脸上的泪水对我说:“在叫你!”

 

在看着妈妈和夏枫的对话场景而流下眼泪的我,就走到夏枫的病床前红着眼睛弯着腰说:“什么事?”

 

夏枫就咬着牙的说:“我!等!你!的!答!案!等!到!好!久!啊!”

 

我的眼泪瞬间的吸收回去眼里,我就咬着牙说:“你要快点好起来!”

 

“你给我记住!甘!夏!枫!我!誓死都不说出我的答案!”我的心里不是滋味的说。


 

       我和妈妈回到家后,妈妈就坐在沙发上,拿着一盒的纸巾就一张一张地抽,往脸上拭擦着。

 

我走到房间时,转过头问妈妈:“妈,你为什么…要为夏枫流眼泪啊?”

 

“这…这…”妈妈就像有什么话想说却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

“算了啦…反正我不在乎。”我摆出不在乎的表情后就走进房间了。

 

在房间里,我走到窗口旁边打开窗门就纳闷坐下靠着木框。突然,我的头刺痛了一下。

 

脑里就出现了一幕幕小时候的画面。


 

 “哇!好舒服哦~”我从浴室里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到客厅说。

 

“春闵,我现在要去医院。”妈妈带着红肿的眼睛说。

 

“去医院?”我头上挂着疑问号说。

 

“我看你是忘了今天的事吧!”妈妈从椅子上拿起手提袋说。

 

“妈,夏枫…他…是不是在我小时候认识的?”我的心吊着大石头问。

 

“……,我要出了。”妈妈顿了一下回我话,就走出去了。

 

“妈,希望你不要有事瞒着我。”我看着站在门外的妈妈说。

 

“我可能今晚没回家睡了,明天自己准备早餐。”妈妈丢了一句话就出门了。


 

   隔天,我去到学校,进到班里。

 

“春闵,你还好吧?”明米握着我的手问。

 

“很好啊!怎么了?”被明米突然的问,我的头上再次挂上疑问号说。

 

明米就坐在她的座位说:“你昨天不是请假吗?还有,你还拜托我帮夏枫请假啊?他怎么了吗?”

 

我被明米这样一问,我就很不好意思地骗她说:“哦~是这样,夏枫他…他…呃…”

 

明米很着急地问:“怎样?快说啊!”

 

“是这样啦!我昨天放工回家时看到他,才知道…才知道他租住在我家附近的出租房。就这样!”我就看着窗外的操场说。

 

我说完后,心里的感觉好惭愧地说:“天啊~几天前,您已经整过我了,为什么今天您还要让我说那么难说的谎呢?”

 

明米扁着嘴看着夏枫的座位说:“那么,夏枫今天没来上课咯?”

 

“嗯!”我很不安地抿着嘴点头。

 

几分钟后就上课了,我和明米的对话也在这时候暂停了。


 

   在医院,夏枫就看到睡在沙发的春美阿姨,他就用手肘撑自己起来坐着。

 

我妈妈听到病床的声音就坐起来说:“夏枫,你醒了呀?”

 

“嗯!阿姨,你昨天没回家吗?”夏枫翻开被单走下病床说。

 

“嗯!是啊,我昨天的确没回家。”妈妈就翻开病房的窗门的布帘说。

 

“那么?春闵,她一个人在家?”夏枫很担心地问最疼他的春美阿姨。

 

“嗯!她在家,我有提醒她帮请假,不用怕。”妈妈转过身说。

 

“阿姨,春闵…她…真的不记得小时候的事吗?”夏枫走到沙发那坐着问妈妈。

 

妈妈就抚摸着夏枫苍白的脸伤心地说:“她不是不记得了,她只是选择性的失忆。”

 

“阿姨…我…”夏枫握着妈妈的手深看着她说。

 

“怎么了?有什么事吗?”妈妈也握着夏枫的手问。

 

“我听说…我因为那场意外…患上了…血癌,是不是真的?”夏枫看着妈妈问,他很期待答案是什么。

 

“这…这个…是…是真…真的”妈妈支支吾吾地说。

 

“是这样啊?”夏枫低着头小声地说。

 

“什么?”妈妈隐约听到夏枫的话说。

 

“对了,阿姨,春闵她的选择性的失忆是怎么样的?”夏枫突然想到就问妈妈。

 

“这个就是在春闵的脑里有一块血块,这块血块很不好的压到春闵的神经线。才会让她失忆了。”妈妈就拍拍夏枫的手背说。

 

“阿姨,那个血块不能取出来吗?”夏枫像小孩子般的靠在妈妈的肩膀问。

 

妈妈就什么话都没有说,默默的轻拍着夏枫的苍白的手背。


 

    在学校,我依然像以往的度过上课的一天。直到放学回家时,我突然想到要约同班几年的明米。

 

“明米,你今天没去上美容噢?”我侧着头问。

 

“嗯!”明米魂不守色的点头。

 

“那~你想不想去看电影啊?”我拿着戏票在明米的面前晃着说。

 

“看哪部啊?”明米就像是了魂地问。

 

“就…就…你喜欢的那一部啊!”我依然晃着手上的戏票说。

 

“对不起,春闵,我今天没心情。不看了,byebye。”明米垂着头说。

 

“没…没关系啦!”我瞬间地泄气说。

 


我和明米各自回家后,我洗好澡就像平常地走到冰箱拿出我最喜欢的牛奶,再走到屋外的院子。

 

院子里的草地上有我爸留给我的遗物“看星星的帐篷”。

 

当我走进帐篷里纳凉时,我的脑里出现着一幕一幕的画面,这些画面很熟悉。但是,当我再积极的想,我的头就像被千万支针刺到的刺痛。

 

不久后,我就在帐篷里睡着了……

 


  “春闵!春闵啊!”,隐约听到有人叫着我的名字。但是,我还是继续睡下去。

 

“奇怪,不在家哦?这丫头”妈妈叫了我就走到饭厅放下东西。

 

在帐篷里睡着的我一直睡到隔天的早上起身后才爬出帐篷,当我走进屋里后,我经过饭厅,看到饭桌上的早餐。

 

“奇怪?妈回了吗?”我就抓抓头说。

 

妈妈从厨房里出来时被我的“好样子”吓到地拍拍胸口说:“啊哟!我的妈呀?你想吓死我哟?”

 

“妈~你几时跑回来的?”我要走去浴室里时问妈妈。

 

“我都不知道你跑去哪里?打你的手机,你都没接。”妈妈在准备着要带给夏枫的早餐说。

 

“妈,今天我可能会迟回家。”我的嘴里咬着牙刷说。

 

“那又怎样?我也是,也许我今晚没回家。”妈妈就嘟着嘴看着我说。

 

“该不会等下你又要丢下一句“明天自己准备早餐”吧?”我的手拿着牙刷嘴里还含着泡沫说。

 

“是啊!你知道就好!我要出了,你要记得出的时候把门锁上。”妈妈把准备好的早餐放进手提袋里后就走出去了。

 

“啊哟~妈,你…你…很过分耶!”我拿着牙刷指着走出去的妈妈喊。

 


在医院

 

 

妈妈走进夏枫的病房后,看到坐在窗口旁边的夏枫,她就走到夏枫的身边坐下说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

夏枫就低下头说:“阿姨,我想出院,我不要再住院了。”

 

妈妈就看着夏枫问:“夏枫,对不起。”

 

“阿姨?你…你这是…什么意思?”夏枫转过头看着妈妈问。

 

“要不是那场意外,就不会住院了。”妈妈就看着窗外说。

 

“阿姨,我要出院,你帮我办出院,好不好?”夏枫就像小孩似地握妈妈的手说。

 

妈妈无奈地拔开夏枫的“锁”后再从手提袋里拿出早餐说:“好…好…好,放开我的手了,还有,这个拿去吃。”

 

“阿姨,谢谢你~”夏枫拿着妈妈的“爱心”早餐抱着妈妈说。

 

“傻小子!”妈妈就揉着夏枫的头笑着说。

 


 

在学校

 

 

“来来来!今天又有新学生哦!来,我们来欢迎他~”我一进到班里,老师的开场对白就是这一句。

 

“大家好,我叫柯子彬,请多多指教!”一个我最最最熟的声音,“柯!子!彬!”他,是我的表弟。

 

“哟!柯子彬,你…怎么会转来这间学校?”我看着子彬走过就站起来指着他说。

 

“嘿!辛春闵,原来你读这间…也读这班哦?”子彬也指着我说。

 

“干嘛?不行噢?”我就双手交叉地推撞子彬说。

 

“行!没有不行,对了,我想坐在那个女生的前面。能吗?”子彬就耸了一下肩膀就用他的手肘推我和指着明米的前面说。

 

“嗯…我…我不知道…她!肯不肯让你坐她的前面的位子?”我看着明米耸耸肩膀说。

 

“同学,请问你前面的位子有人做吗?”子彬用他的那张“好贱”的嘴脸问明米。

 

“没人,坐吧!”明米按着肚子没力地说。

 

“谢了,美女!”子彬就油了嘴滑了舌说。

 

明米就轻轻地说:“不用!”

 

我看着好像生病似的明米说:“明米,你最近怎么了?”

 

明米就转过身向着我说:“我…我…我好像…生病了。”

 

“什么?”我瞪大眼睛看着明米说。

 

“我觉得应该是吧?我现在觉得想吐。”明米低着头说。

 

“那么,你会不会吃错什么东西?”我握着明米的手说。

 

明米只有静静地低着头握着我的手。


 

在医院

 

“阿姨,你办好出院手续了吗?”夏枫掉身上穿的衣服问妈妈。

 

“办好了,需要那么赶吗?”妈妈帮夏枫收拾着东西说。

 

“呵呵,阿姨,我就是那么~急啊!”夏枫手上拿着一样东西看着妈妈笑着说。

 

“你啊!拿着的是?”妈妈就走到夏枫的面前捏着他的脸说。

 

“就小时候和春闵一起DIY的日记本。”夏枫拿着那本DIY的日记本在妈妈的面前晃着说。

 

“希望你们会在一起,不要因为那场意外而害了你们。”妈妈在心里祈祷着说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看看 的頭像
看看

一个人の夜晚

看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