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二)


   我和夏枫一起走到家时,我要求夏枫慢一点进去屋子后,我原本还以为夏枫会不愿意,没想到夏枫竟然点头说好,。

 

“妈,我回了……”我走进屋子说。

 

“阿姨,我回了……”夏枫也走进屋子说。

 

“你们回了呀……”我妈在厨房里说,

 

我就走到厨房问我妈:“在准备着开档的东西呀?”

 

妈妈就捏我的脸说:“是呀……你还不快去冲凉?”

“我知道了啦……”我也捏回妈妈的脸说。

 

妈妈就看到我受伤的手严谨地问:“你的手,怎么回事?”

 

我把受伤的手藏在背后说:“没什么啦!妈…只是不小心割伤而已…”

 

妈妈不理我继续准备她的东西,我就无奈的走出厨房。


 

我走进房间躺在我的床上,抬起受伤的手自言自语。

“春闵,你还不去冲凉?”妈妈喊道。


在房间里的夏枫就弯着腰轻轻地在我耳边说:“你妈在叫你去冲凉”


我被夏枫吓到慌张地尖喊:“啊~”

 

夏枫按一按耳朵说:“你的声音好尖啊!”

 

“什么事啊?”妈妈在厨房喊道。

 

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故……故意的”我捂着胸口结巴地说。

 

“我知道……”夏枫耸了肩膀一下说。

我就赶紧走去浴室后,在厨房的妈妈就走到浴室门外说:“等下,你记得去问夏枫要不要跟我们去开档。”

 

从浴室出来的我就边擦头发,边走到冰箱拿出我最喜欢的牛奶倒进杯,我拿着牛奶走到房间后,我把牛奶放在我的书桌后就走去到梳妆台。

 

哄哄……哄哄……,我拿着吹风筒吹着湿答答的头发,我从镜子里反射看到躺在床上的夏枫

 

“呃~你要不要跟我们出去开档?”我一边吹着头发,一边看着镜子里反射的夏枫问。

 

“嗯……好啊!”夏枫想了一下回我话。

 

“那你就去冲凉吧,我们差不多就要出了”我梳着自己的头发说。


在我转身要和夏枫讲话时,夏枫已经把他的上衣脱掉!

 

我就慌张地低头闭着眼睛走回梳妆台坐下说:“你……可以把你的衣服穿上吗?”

 

夏枫笑了一下就转身走出房间了,我觉得没声音的就悄悄地转头看一看。

 


 在档口,我和妈妈忙来忙去后,我走到一旁休息时,我抬起受伤的手。

 

“你的手……没事吧?”夏枫走到我身后说。

 

“没怎样……走吧,我们去帮忙。”我转移话题的敷衍夏枫。

忙了一个的晚上后,我和妈妈还有夏枫一起收拾档子回家后。


到家后,我就瘫在沙发上,看着受伤的手。

 

“拿去涂,伤好了后就不会留疤了。”妈妈突然拿了一瓶药水给我。

 

我拿着药水低着头说:“妈……谢谢你。”

 

我清理好伤口后,涂上妈妈给的药水时,夏枫他坐在我对面看着我。

 

“你的手?”夏枫就像自责的心情问我。

我就走到他的身边的位子坐下说:“现在你看到我的受的伤吗?”

 

夏枫看了我的伤口后,瞪大眼睛说:“好……好深……你就不会痛吗?”

 

我把药水拿给夏枫说:“如果会痛,我就不会在这里和你讲话了。”

 

夏枫拿着药水说:“这个?拿给我做什么?”

我就笑他说:“要你帮我涂药啦!不然要你把这瓶药水喝掉哦?”

夏枫突然呆了一下,我就看着他的呆样问:“A~你在发什么呆呀?快点帮我涂药啦!”

 

 

 

我和夏枫就这样变得很好,变得很亲……


 

 一大早就从被窝里出来后,我准备换上校服时,就看到夏枫没穿上衣的形景。

 

我遮着眼睛后退几步说:“你……可以……快一点把校服穿好吗?”

 

夏枫被我吓到地把校服穿好后说:“你……应该……什么都没有看到吧?”

 

我就慢慢地走到我的衣橱说:“现在我要换校服,你……可以出去吗?还有,刚才……我什么都没有看到。”

 

夏枫就拿着书包走去客厅,就留我在房间里换校服。

我换好校服后就走到客厅,看到夏枫就低着头走到门外。

A!春闵啊!你不吃早餐哦?”妈妈在饭厅喊道。

 

我走到篱笆们外看到夏枫从屋子里出来后,我就慌张地低头闪人。

“喂!”夏枫追过来喊道。

“不要追过来,不要靠近我啦!”我低着头碎碎念。

 

“喂!你干什么看到我就闪?”夏枫拉住我的手问。

 

“你放开我的手啦!”我在挣扎着夏枫的手说。

 

“你要我放开你的手,可以!你要回答我问你的问题”夏枫把我拉进他面前很生气地说。

 

“放开!”我很用力地推开夏枫说。

 

“回答我刚才的问题!”夏枫被我推到墙壁喊着说。

 

我看看我的双手后,再看看靠在墙壁的夏枫。

 

“回答我!快回答我!”夏枫看着我喊道。

 

我就生气地转身跑,当我跑到一半就转身看看夏枫好像没追上来,我就走到回去后,才发现夏枫晕倒了。

 

A!你醒一醒啊?”我拍拍夏枫的脸说。

 

我就摸一摸夏枫的脸,他的脸冰冰的,好像是患癌者的脸。

 

“怎么办?你快醒一醒啊?”我摇摇夏枫的身体说。

 

我就握着他的手看看,他的手也是冰冰的。

 

“啊哟?怎么办啦!他的体温怎么那么冰啊?”我皱着眉头说。

 

之后,我把他扶起来,他的体重不是男生有的体重,他好轻好轻哦……

 

我扶着他时,看着他的脸,感觉他好像一个我认识的人,是我小时候一起生活的人,可是他在我的记忆里非常模糊。

 

“妈!救命啊!”我扶着他走到家门外,在门外的我就喊道。

 

“什么事啊?你们不去上学,跑回来干什么啊?”妈妈从客厅走到门外的碎碎念。

 

“啊!他!怎……么了?”妈妈走到篱笆门时,看到我扶着夏枫的样子说。

 

“妈~开门啦!让我把他扶进去才来说其他”我扶着夏枫等待妈妈的开门。

 

“春闵啊!让他躺在这里,我现在去拨电给医院。”妈妈把我的床让给夏枫躺着后,就去叫救护车。


 

15151515(救护车的声音)……救护车到了,救护人员把夏枫扶起来,让他躺在救护床上。

 

“谁要跟车?”救护人员问我和我妈妈。

 

“她!”妈妈就指着我说。

 

“你跟他们去医院,我还要拨电给夏枫的家人。”妈妈在我耳边轻轻地说。

 

在救护车上,我看着躺在救护床上的夏枫,突然,我的手机响了。

 

 

“喂~什么事?”我轻轻地问对方手机的主人。

 

“春闵~都几点了,你还不来?”明米在手机里问。

 

“明米,我今天有点事,不能去学校了。还有,你能帮我和老师请假吗?”

 

“什么?好吧!我会的。”明米在手机里很沮丧地说。

 

“呃……明米,你能……帮新的同学请假吗?”我吸了一口气问明米。

 

“呃……这个嘛?可以啦!”明米勉强地说。

 

“麻烦你了,明米!”我的心揪在一团地说。

 

快到了医院,救护人员准备着送夏枫去紧急室。

 

“明米,我先挂掉哦!byebye~”在救护车的我挂掉手机后,我就看着夏枫,心里觉得怪怪的。

 

救护车门突然开了,救护人员速及的送夏枫进到紧急室后。

 

“同学!请到这里登记。”柜台的护士小姐对我说。

 

“呃……我……你……”我一头团乱的说。

 

“什么?”柜台的护士小姐很细声地问我。

 

“请问甘夏枫,他是几号房?”一位很美很美的小姐在问柜台护士小姐。

 

“呃……请问你是夏枫的家人吗?”我轻轻的拍那位小姐的肩膀问她。

 

“你是?”那位小姐用很凶的眼神看着我说。

 

“我说夏星,你干什么那么凶看着我女儿呀?”妈妈抬起下巴地问那位小姐。

 

“于春美!你把我的儿子怎样了?”那位小姐很生气的吼我妈妈。

 

“胡夏星!你好像生了夏枫之后就不当他有这个儿子哦!”妈妈也吼回那位小姐。

 

“两位!这里是医院,请小声一点。”柜台的护士小姐警告妈妈和那位小姐。

 

“妈~她是谁?”我拉拉妈妈的衣问。

 

“她!就是怀了夏枫十个月,又把夏枫遗弃的人,夏枫的妈妈。”妈妈忍着眼眶里的泪水激动地说。

 

“于春美!你给我闭嘴!”夏枫的妈妈很生气地吼。

 

“你……好像在哪里见过?”我听到夏枫妈妈的声音说。

 

“连续剧里饰演主角的姑姑的……”妈妈在我的脑里插了一句。

 

“吾夏星!”我突然讲话讲到走音。

 

“妈~我还没有帮夏枫登记。”我握着妈妈的手说。

 

我就拉着妈妈走到柜台去:“护士小姐,我是刚刚不久被送来紧急室的朋友,我现在要帮他做登记手续。”

 

“请问谁叫春闵?”从紧急室出来的救护人员问道。

 

“我是,请问有什么事?”我走到那位救护人员那里问。

 

“紧急室里的病人找你,请过来。”救护人员就带着我去到紧急室。

 

我走进紧急室,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夏枫。

 

我走前到夏枫的床边弯下腰问:“夏枫,你还好吗?”

 

夏枫慢慢的抬起他的手拉着我的手说:“早上的问题……你……你还没有回答我。”

 

“夏枫,早上的事是……因为……因为我赶时间。”我握着夏枫的手说。

 

“是……是……是这样吗?”夏枫慢慢地放开抓着我的手。

 

“夏枫,你……可以……快点好起来吗?”我握起夏枫的手说。

 

“同学,我们准备送他去病房,请你先到外面等候。”救护人员为了准备送夏枫到病房时,要求我到外面等候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看看 的頭像
看看

一个人の夜晚

看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